老柚直播官方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都市剑说最新章节!

“们在干什么?”

听到动静的英国观察员温斯顿·威廉姆斯等人冲进了房间,正看到李白收回手术刀的那一幕。

丹麦观察员扎克·卡德尔被两个华夏维和士兵给按在床上,整个人都快要不好了。

“没看到正在抢救吗?出去!”

李白头也不抬。

手术刀很随意的划了几下,丹麦观察员的衬衫袖子当场支离破碎,随即开始清创消毒工作。

75度医用酒精喷得扎克·卡德尔嗷嗷直叫。

“我要止疼药,我要麻醉,天啊,痛死我了!”

“安静,别像个女人一样大呼小叫,像个男人一点,真是吵死了!废物点心,狗屎,垃圾,蠢货,笨驴,渣男!”

丧尽天良的大魔头还在用棉签蘸饱了酒精往伤口里面猛捅,然后往外抽,再往里插。

抽插,抽插,抽抽插……

清纯美女吹大汽球啦

以致于这位丹麦观察员的惨叫声极具魔性,场面已经失控,令人不忍直视。

“我不是渣男!”

扎克·卡德尔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,依旧嘴巴死硬的抗议。

“不,是,就是!”

李白又插了这货一下。

“嗷!~~~~”

丹麦人的抗议被自己的惨叫给生生压了回去。

坐实了“废物点心,狗屎,垃圾,蠢货,笨驴,渣男……”等一系列耻辱。

诊疗室门口,同行被李大魔头完支配的这一幕,让闻声闯入的其他几位联合国观察员个个面如土色,浑身上下犹如筛糠般瑟瑟发抖。

他们不约而同的默默退了出去,对扎克·卡德尔的阵阵凄厉惨叫充耳不闻。

“Oh!Shit,是屎么?怎么身上还有蛆?”

“不,我不是屎!不是!”

“那么这是啥?特么眼瞎啊!”

“啊,蛆,蛆,我身上怎么会有蛆,啊……”

当李白从对方身上抠出了几条又白又肥,扭动不休的果蝇蛆虫,这个丹麦人直接就崩溃了。

半小时后,丹麦观察员扎克·卡德尔两条腿直打哆嗦的走了出来,扶着门框和墙壁,步履蹒跚,双眼含泪,脸色煞白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厮被谁抡了大米。

这个倒霉孩子一看到其他观察员,便开始哭诉道:“他是魔鬼,是魔鬼!”

特么哪个外科缝合居然不给打麻药的,差点儿没把他给活活疼死,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英国观察员温斯顿·威廉姆斯感同身受地安慰道:“算了,算了,能在野蛮粗鲁的华夏人手上,把性命保住就不错了。”

幸亏他没有受伤,连层油皮都没有蹭破,不然就要步及扎克·卡德尔的后尘,落到那个华夏人手上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留下难以抹灭的心理阴影。

“我要投诉他,我不是渣男!我不是屎!”

丹麦人眼泪八叉的哭嚎,依旧纠结在这个上面。

打死他都没有想到,自己身上竟然会被抠出蛆虫来,太可怕了!

“嗯嗯!不是渣男,我们都知道,走吧,去找个地方喝一杯,我带了几瓶威士忌,希望没有被那些黑鬼的子弹给打爆。”

英国人揽着丹麦人的肩膀,嘴上这么说着,心里却不以为意。

童话王国是欧洲出轨率的No.1,人口的一半是渣男,另一半是渣女,没出轨的是同性。

扎克·卡德尔被华夏人骂成渣男,真是一点儿都没有冤枉。

若是哪天《丑小鸭》出轨了《癞蛤蟆》,也千万不要有任何惊讶,那只不过是“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”罢了。

至于蛆虫,这里是非洲好么?

一不小心就会被果蝇的卵寄生,这个没见识的丹麦人。

“这个混蛋……”

丹麦人哭着被忽悠走了。

他前脚刚走,医疗队负责人黎峰后脚杀了过来,劈头盖脸地问道:“李白,刚才干了什么?是在杀猪吗?”

丹麦人歇斯底里的嚎叫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医疗队,让人听得都快生出心理阴影。

“别提了,就是一个懦夫,胆小鬼,这么点儿轻伤都叫成这样,连小姑娘都比他坚强。”

李白耸了耸肩膀,揪下手上的外科手套,随手一扔,丢进了收纳医疗垃圾的桶里。

“给他打麻药了吗?”

黎峰依旧半信半疑,总觉得李白憋着坏。

李白指了指自己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开玩笑,我是精神科医生,能够随便滥用对神经系统起作用的药物吗?”

精神科医生滥用药物,绝对是大忌,分分钟吊销执照。

麻醉药有可能会影响到脑部神经,因此需要慎而又慎,精神科比其他医科更加严格。

一旦用药,意味着情况开始变得严重起来,不得不使用药物进行镇压。

“……”

黎峰终于知道,那个洋鬼子的苦头是白吃了。

除非给李白配个专业的麻醉师,否则换作别人上他的手术台,要么被打晕,稀里糊涂的做完手术,要么就这样咬着牙硬捱,再没有其他办法。

可是这会儿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麻醉师,仅有的两个都在外科那里,根本不可能给这个半路客串的精神科医生打下手。

在食堂里,十几个欧美人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他们面前那一碗碗过桥米线。

到底还是没能躲过“过桥米线”的诅咒!

差点儿忘了说,李白在打饭的时候,特别嘱咐过炊事兵们,那些联合国观察员喜欢吃过桥米线。

这玩意儿好整啊!

把汤料准备好,米粉很容易熟,几乎一烫就能直接装碗,比方便面还容易。

饭点儿早就过了,剩饭连半粒都没剩下,更别说剩菜,早就被能吃能干的大兵们用馒头蹭着菜汁部收拾干净,洗碗都省事。

因此只有李白交待过的过桥米线,吃也得吃,不吃就得饿着,等到晚上那一顿。

哪怕眼下再怎么不对胃口,最多让炊事兵帮忙给煎两个荷包蛋,再多就没了。

制式军粮倒是有,不过作为储备,不能轻易动用,谁让索马里正在闹饥荒,万一补给过不来,储备军粮就是救命的口粮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拿出来。

这得打申请,领导批示才能提取一些。

可是为了这些洋人?!

特么爱吃吃,不吃就滚!

华夏的炊事兵们表示绝对不会惯着。

桌上还摆着两瓶英国产的威士忌,洋酒配米线,土洋结合。

国际观察员们乘坐的美军制式吉普车上倒是有一些军用口粮,只吃了一口,那些观察员们便是个个生无可,肉不像肉,面包不像面包,到底吃了些啥玩意儿,还不如过桥米线呢!

没辙儿,只好生硬的握着筷子往过桥米线里面捅,动作一个比一个笨拙,不小心汤汁溅到眼睛里便不止是辣眼睛那么简单。

这顿饭足足吃了快一个小时,等到过桥米线彻底凉了,这些观察员才有胆子大快朵颐,一致认为米线必须是凉着吃才是正义。

华夏维和部队军营外面的武装分子越来越多,聚集到了足足有三百多人,黑压压的一大片。

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十七八根又粗又长,连树皮都没有剥掉的原木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合力扔到钢丝网上,一下子就将纤细的钢丝网给压倒了一大片,再也无法阻挡那些黑人。

这些武装分子发出一片欢呼,加装了钢板的皮卡和轻卡发出轰鸣声,冲在最前面。

“这里是华夏维和部队的军事警戒区,请停止前进!”

华夏维和部队的翻译们拿着电喇叭用索马里语,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不断重复警告。

可是那些武装分子却视若罔闻,依旧自顾自的跟在那些车辆后面,张牙舞爪的又蹦又跳,仿佛群魔乱舞。